本報記者 薑蕾《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9日06版)
  “一些媒體說假日辦被取消,純粹是誤讀。假日辦不能說是被撤銷被取消,而是由新機制——國務院旅游工作部際聯席會議(以下簡稱“聯席會)取代。設立聯席會制度,不僅僅是為了促進旅游產業的發展。今年,改革到了深水區,下一步從哪兒切入,怎麼改,旅游業是個突破口。如果落腳點只在解決旅游業這一畝三分地的行業問題,那該制度推行不下去,旅游業還是小旅游業。而大旅游,是要通過旅游業來為我國的深入改革破冰。”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戴學峰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
  近幾天最熱鬧的新聞之一,莫過於運行了14年的全國假日旅游部際協調會議(以下簡稱“假日辦”)於9月14日正式完成其歷史使命,其全部職能併入聯席會之中。新成立的聯席會由分管旅游的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擔任召集人,成員單位包括國務院的28個部門。這是繼8月份國務院頒發《關於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31號文件”)後的又一重大舉措。時隔不到1個月,國務院針對旅游業連續推出兩項重大舉措,釋放出強烈的信號。此次國務院對旅游管理機制服務體系進行調整,順應了國家旅游發展階段的轉型,是適應國家旅游發展需求升級的重大舉措。
  旅游產業日益成為驅動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力量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現在旅游的發展發生了重大變革,旅游已經溢出景區的範圍,走向全地區旅游。從城市到鄉村,無論是商業空間還是其他公共空間,游客可以說無處不在。旅游已進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旅游經營者的邊界也逐漸模糊,跨界經營者越來越多。“目前全國已經有28個省市區把旅游業作為戰略性支柱產業來打造,而且旅游的跨區域聯合越來越多,這個情況下,旅游的發展需要國務院層面協調的事情越來越多。” 戴斌說,要關註這樣一個創新對整個市場環境的影響,對市場運作的影響。
  中國旅行社協會會長、中青旅控股總裁張立軍也認為,31號文件的出台和聯席會的設立,是中國旅游產業的標誌性事件,代表著旅游業真正提升到國家戰略產業的高度,也為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確立了組織和制度保障。不僅如此,旅游產業的內涵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旅游不再僅僅是不同環節和要素的串聯,而是日益成為驅動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力量。我相信,旅游業將迎來二次創業的高潮,實現旅游產業真正的崛起。”張立軍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北京工美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旅游商品產學研聯盟秘書長陳斌則從旅游商品的角度對此次變化進行瞭解讀。他認為,31號文件中已將擴大旅游購物消費列為重點工作,但旅游商品的產業鏈決定了旅游商品的發展不是旅游主管部門一家的事。旅游商品在旅游各要素中,涉及面最廣、涉及的部門最多。他期待今後有了聯席會的協調,促進各部門高度重視旅游購物、旅游商品,切實出台相關政策措施。
  “機制從假日辦改為聯席會,召集人從國務院副秘書長上升為國務院副總理,這次旅游管理體制變革帶來的直接變化體現在議事機制的規格上,增加瞭解決旅游發展的行政資源。”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管理學院院長厲新建說。
  厲新建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如果說以前很多旅游產業的改革還是旅游業內部的改革,那這次的變化可以視為旅游業改革進入深水區的一個重要信號。“下一步影響旅游發展的因素必須通過旅游之外的改革與協調才能解決。旅游在促進經濟平穩增長、生態環境改善、產業結構調整、群眾消費升級、貧困地區致富等等方面的綜合作用才能真正發揮。”
  改革又到了靠旅游業做突破口的時候
  從聯席會成員構成來看,除了汪洋副總理擔任召集人外,副召集人包括國務院副秘書長、國家旅游局局長、中宣部副部長、國家發改委副主任、財政部副部長。在過去假日辦協調18個部門的基礎上,此次新設的聯席會新增了中宣部、財政部、外交部、教育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文化部、國家林業局、國家中醫葯管理局和扶貧辦。國務院期望以旅游業為核心,撬動整體改革的戰略意圖明顯。
  “現在新一輪的改革又到了靠旅游業做突破口的時候,因為旅游業的窗口效應和帶動性非常強。聯席會到底能否起到牽一發動全身的破冰作用,關鍵看國家旅游局的政策儲備是否足,是從國家的戰略視角出發,還是僅從旅游業自身的改革出發。” 戴學峰說。
  在戴學峰看來,31號文件主要解決的是旅游業發展的外部限制問題。既然是要解決外部限制,就需要成立更高的、以主管副總理為核心的協調機構。解決旅游業的外部限制,不是簡單地讓旅游業發展,而是以旅游為核心和載體,來推動整個社會的改革。
  “如果國家旅游局在這些方面政策儲備非常多,比如說土地問題能否改革,和旅游業相關點在哪,要突破什麼東西,與國土部怎麼配合等。如沒有核心的東西拿出來,聯席會很難真正發揮作用。如果國家旅游局拿出的東西僅僅停留在旅游業內部,比如旅游業市場問題、一日游等技術性問題,就大大降低了聯席會的作用。” 戴學峰說,“聯席會要在控制好度的情況下,解決突破現有政策的問題。這就要求國家旅游局既要瞭解國家戰略是什麼,又要瞭解現有政策是什麼,線在哪,突破什麼,突破的度是什麼。現在總理搭了一個架子,方向也點明瞭,具體怎麼做,需要以國家旅游局為核心來撬動這事兒。”
  制度的執行及將來的操作程序是個考驗
  “國務院31號文件下發不久,就組建了聯席會,是個好事兒,反應國務院工作力度大,抓得緊。這次涉及的部門很多,充分符合旅游產業綜合性強的客觀性質,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國家體育總局。如果往深里看,尤其縱觀中國旅游的發展歷史,這個事並不新鮮。”著名旅游經濟和管理專家、中國旅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任魏小安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了謹慎的樂觀。
  除了國家旅游局的建制外,我國旅游管理體制中曾出現過國務院旅游工作領導小組(1978-1982年)、國務院旅游協調小組(1986-1988年)、國家旅游事業管理委員會(1988-1993年)和全國假日旅游部際協調會議(2000-2014年)等機制,其中,前三個均是由時任主管旅游的副總理親自掛帥。
  “現在,中國已經進入工業發展的中後期,對民生問題更加註重。從市場角度來說,消費領域亮點不多,而旅游始終是亮點,不管經濟怎麼折騰,近幾年旅游一直在增長,這意味著旅游已經從生活元素變生活要素了,要素就是剛需;從政府角度來說,穩增長、調結構、保民生、促就業得有抓手,所以現在各級政府不約而同地看中了旅游產業。比如,浙江省剛開了旅游產業發展大會,提出發展的目標是培育個萬億級的旅游產業。這在原來是不可想象的。”魏小安說。
  他認為,現在制度有了,但制度的執行及將來的操作程序是個問題,有待於看下一步的實際工作推進情況。“決策必有決策程序,核心在於下一步運轉程序怎麼設計?需要研究什麼問題?到底什麼問題才需上聯席會解決?” 魏小安說,“本屆政府對旅游業的重視程度超過前兩屆。如果國家旅游局的領導能跟汪洋副總理很好匹配,將形成很好的局面。汪洋副總理是個很乾實事的人,我相信,新設的聯席會不應該,也不能成為虛的架構。聯席會是否能真正發揮效力,核心在於國家旅游局的執行能力及發展願望。”  (原標題:讓旅游產業成為新一輪改革的破冰船)
創作者介紹

仿古傢俱

ro65roqk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