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人】程方平: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前言】近期各地中、高考錄取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但媒體接連曝出“遼寧河南高考體育加分造假”“哈爾濱中考加分集體造假”,而在這之前,四川、海南、湖南、浙江等多地均曾曝出造假醜聞。一波又一波的醜聞將高考加分問題再次推上了輿論風口浪尖。加分造假的現象要如何整頓?高考加分是否要保留?對此,央廣網評論頻道對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做了專訪。

  圖為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程方平。(央廣網記者袁穎 攝)
  央廣網北京7月21日消息(記者袁穎)近期各地中、高考錄取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但媒體接連曝出“遼寧河南高考體育加分造假”“哈爾濱中考加分集體造假”,而在這之前,四川、海南、湖南、浙江等多地均曾曝出造假醜聞。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將高考加分問題再次推上了風口浪尖。熊丙奇中高考加分及高考改革問題作出了自己的解讀。以下為對話實錄:
  《考試法》出台才能真正規範高考加分
  央廣網評論:程教授您好!近期媒體接連曝出遼寧、河南等地高考加分造假的醜聞,那麼高考加分政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各地的加分細則是如何制定的?
  程方平:過去在高考中就有很多的照顧性的錄取,比如針對複原軍人的優先錄取等。當時學校自主選擇錄取,中央並沒有具體和明確的規定。此外還有一些面向專家、教授子女的照顧,但這些照顧都是不明確的、小範圍的。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和法治化的加強,我們逐漸形成了制度對加分加以規範。現在的加分就是一種明確的量化照顧,應該從90年代之後開始具體的。
  各地在制定加分細則方面是有不同的,因為各地的高考分數有差異。另外各個大學在每個省份的錄取名額也不一樣,錄取名額和超過分數線的考生數不能相差太多,這樣才能保證過線的學生都有大學上。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到當地制定的加分政策。
  央廣網評論:您對高考加分存廢之爭是什麼態度?
  程方平:從很多省市的現狀來看,高考加分多到20分,少到5分,我覺得這些規定都沒有錯。現在大家比較能接受的是少數民族、烈士子弟等特殊照顧的加分。近幾年高考加分備受爭議,所以有些有爭議的加分項目都已經取消了。具體來說,我個人認為道德加分需慎重,比如見義勇為獎、三好學生這種,因為它會產生一些副作用。高中生在心理上、判斷力上還不是很成熟,如果盲目與歹徒鬥爭,很可能有生命的危險。比如之前在賴寧救山火犧牲的問題上,當時教育部提出了適度宣傳的原則,要註意它對未成年人的引導。而且我們在過去的研究中發現,道德水平問題很難判分,對未成年人的道德判斷更難以把握,因為他們的道德觀念正處於形成中,可塑性比較大,也很難量化。“三好學生”的加分也出現了一些問題,這些年有老師拿三好學生的評選進行權錢交易,滋生腐敗。如果三好學生真的是實至名歸,加分倒無可爭議。“三好學生”的評選本身也是個問題,因為我們的教育就是要把所有的學生都培養成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學生,但現在只有十分之一的三好學生,這說明我們的教育是有問題的。
  大家都在糾結還要不要加分,我認為裸考是錶面的公平。而公平、透明的高考加分對學生、學校都有益的,因為高考是有限的,不能全面反映學生。這些全面考察本來是可以通過高校自主招生實現的,但招生過程中出現的問題。
  央廣網評論:您認為該如何規範高考加分政策?又怎麼整治出現的加分造假現象?
  程方平:需要嚴格規範加分制度。這個規範不能僅僅停留在政策層面,應該把它變成法律。考試作弊不僅在高考里出現,公務員考試、行業等級考試中都有出現。《考試法》也應該是國家大法,但是我國的考試法遲遲未出台。《考試法》儘快出台是高考改革的重要法律支持。如果法律不能出台,類似加分造假的現象還會不斷出現,因為利益跟風險不成比例。我們也一直在呼籲《考試法》立法儘快提上日程。
  在現在的情況下,高考加分需要加強利益相關者的監督。做到加分信息公開,今年的高考已經有不少省市已經做到了,主要是公開加分學生的基本情況,接受利益相關者的監督。
  高考需保住公平的底線 教育公平仍需努力
  央廣網評論:高考加分政策也涉及到高考改革的問題,您怎麼看待高考改革的問題?
  程方平:高考改革是一個牽一發動全身的工程,我們最起碼要保證公平的這個底線。在高考改革這個問題上,考試和招生要分開說。考試這部分問題不大,關鍵問題出在招生環節。不能因為招生方面出現的問題而否定對考試的改革。比如出台各項加分政策是為了幫助學校更好的考察學生,引導學生全面發展,關鍵是這個加分能不能保證客觀、公正,不摻雜權錢交易。
  我們在長期的研究中發現,知識考試只能反映出學生的知識水平,確實不能全面考察學生。有人建議用高考會考的成績、學校的綜合素質考察,包括學生的身體情況、社會服務狀況等做參照,招生單位可以借助這些信息進行比較。也有很多中小學都在嘗試做這方面的考察,但這些信息沒有打通跟高校招生的聯繫。
  央廣網評論:您剛剛提到了“公平”,老百姓不僅想要高考公平,更想要“教育公平”,對教育公平您是怎麼理解的?
  程方平:這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教育公平不是教育平均。公平是指給大家提供的機會均等、條件均等。公平首先應該是義務教育的公平,國家承諾給每一個孩子公平的受教育權利。但現在我們在農村學校與城市學校、重點學校與非重點學校上面的投入相差太大。在這方面,雖然我們也做了一定的努力,但政府的作為很有限,需要更大的決心和更明確的政策。  (原標題:高考加分亟待立法規範)
創作者介紹

仿古傢俱

ro65roqk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